首页  |  新闻  |  政务  |  专题  |  民族  |  文化   |  图片  |   教育   |  法制  |  招商  |  能源   |  理财  |   草原社区  |  健康   |  美食  |  女性  |  汽车  |  精神文明
您当前的位置 :理论 > 国际视野 正文
当代美国的中国问题智囊群体
内蒙古新闻网  09-11-06 16:08 打印本页 【字体:    [发表评论]

  老一辈中国问题专家在中国问题相对于苏联问题而言并不重要的时候投身于这项事业,往往带着对中国文化和政治的强烈好奇心,甚至好感。当然,他们对中国的研究也往往带着一种强烈的文化和道德优越感。这些老一辈的中国问题专家与新一代学者有着某种传承关系。

  美国中国问题专家的主要类别

  当代美国中国问题专家主要包括学者型专家和职业官员型专家两个类别。所谓学者型专家又包括两个主要方面,一是以研究中国历史和传统文化为主要内容的汉学(Sinology)学者,如耶鲁大学的史景迁、哈佛大学的孔飞力和普林斯顿大学的林培瑞。虽然他们也曾经担任过一些学术机构的行政职务,还在诸如国会听证会等场合发表自己对于中国问题的见解,但他们的主要研究领域还是中国的历史和传统文化,并非现实的政策问题。作为一个群体,他们以文史哲为研究领域,以文献研究和古典研究为中心,通常远离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决策。

  另一类是中国问题学者,一般是当代中国问题,特别是政治问题的研究者,如哥伦比亚大学的黎安友、加州大学的包瑞嘉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兰普顿等。当然,中国问题与传统汉学有很多交叉之处。一些学者对于现代中国的研究是建立在对中国传统文化和历史的分析之上的。而且汉学家与中国问题专家的界限并非绝对,有人既是汉学家也是中国问题专家,如麻省理工学院的白鲁恂。

  职业官员型专家主要包括政府官员或前政府官员。这些人通常缺乏足够的正规学术培训。由于学术造诣相对正规学者来说偏低,他们一般难以进入大学担任教职,但可以胜任政策研究的岗位,特别是专业智库的岗位。他们或在政府机构中任职或在智库中伺机而动,等待自己所认同的政党东山再起。由于具备与中国打交道的亲身经验,这些人对中国问题的看法有时比大学的学者们更实际,但是他们中一些人缺乏学术严谨性的特性常常也容易暴露。美国传统基金会中某些经常在媒体上发表关于中国问题的极端观点的中国问题专家就属于此类。

  除此以外,在各种压力集团、院外活动团体以及政党内部的政策部门中,也有一部分中国问题专家。还有一些中国问题专家是自由职业者。这些通常不是专业的、长期职位的专家。

  中国问题学者参与美国联邦政府决策过程

  美国的当代中国研究具有很强的经世致用特性,这突出表现为学者和研究者对美国政府有关中国问题决策的积极参与。从近几届美国总统的幕僚班子来看,老布什总统本身就是一个中国通,他经常向中国问题专家进行咨询。克林顿总统也曾经邀请很多中国问题学者在联邦政府任职,如密歇根大学的李侃如就在克林顿政府内任助理国务卿,负责中国和东亚事务。其他的还包括哈佛大学的傅高义、乔治·华盛顿大学的何汉理以及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谢淑丽等。而小布什则认为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在态度上偏向中国,在其政府相关职位方面没有任用很多中国问题学者,而是重用原来从事苏联和东欧问题研究的专家参与对华政策决策。小布什第二任期启用的普林斯顿大学的柯庆生则是研究中国外交政策的学者。奥巴马政府任用了两个华裔担任联邦政府的部长,所启用的中国问题专家包括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的首任主任贝德(Jeffery A. Bader)等。

 [1] [2] [3] 下一页
稿源: 人民网理论频道  编辑: 安华祎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0471--4811341、4811342、4811343。
 
内蒙古新闻网站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蒙ICP证:05000481 号
新闻热线:0471-4811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