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理论 > 干部论坛 正文
乡镇领导干部的心理困扰与心理建设
内蒙古新闻网   09-11-20 15:43 打印本页】 【关闭
 
 
  乡镇领导干部作为特殊的基层领导群体,工作在基层一线,其人格印象与心理素养至关重要,目前乡镇领导干部群体存在不同程度的心理困扰,主要表现在普遍的紧张焦虑、不同程度的心理失衡、人际关系协调困境等方面。为此,必须从宏观决策层面-组织制度环境、中观社会管理层面-心理教育与心理援助、微观个体层面-心理自我调适,有针对性地加强乡镇领导干部的心理建设。

  乡镇领导干部作为一个特殊的基层领导群体,工作在基层一线,直接面对基层群众,他们是党在农村各项方针政策的具体执行者,是农村各项工作的组织者、指挥者,也是搞好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的直接责任者。研究乡镇领导干部的心理建设,理性地审视乡镇干部群体的心理动态与心理困扰,多层面地透析其成因,探寻乡镇领导干部加强心理建设、提升心理素质的对策思路,不仅有利于乡镇基层政权的稳定与农村改革的推进,也有利于党的建设的健康发展。

  乡镇领导干部的心理困扰

  近期我们对江苏省乡镇领导干部心理健康状况的初步调查显示,乡镇领导干部的心理动态总体来说是积极的,绝大多数乡镇领导干部对农村与农民怀有深厚的情感,对农村工作有着强烈的责任意识与高成就动机,他们坚韧不拔、自信自强,以替百姓办实事、好事、难事为己任,在带领农民致富奔小康的工作实践中体味了成功的喜悦与心灵的慰藉。调查同时也表明,乡镇干部群体尤其是乡镇主要领导干部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心理困扰,突出表现在以下三方面:

  一是普遍的紧张焦虑。

  乡镇领导干部工作在基层一线,处在有限权力和无限责任交织的核心,长期面对各种利益和矛盾的挤压,因此,许多乡镇领导干部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唯恐工作失误的紧张焦虑心理。“紧张”、“累”、“压抑”、“焦虑”等几乎成了描述他们心理困扰的关键词。用他们自己的话说:他们扮演的角色如同医生,常常是“深夜出急诊,白天上门诊,晚上再会诊”。苏北的乡镇领导干部在工作中压力尤其大,感到焦虑不安,他们被计划生育、招商引资与社会稳定“三座大山”压着,不能有丝毫松懈。访谈中,一位乡镇书记坦言,由于他所在的乡镇上半年的招商引资任务没有完成,焦虑之极,晚上做梦抱了一大堆美金。调查还显示,乡镇主要领导干部的心理压力与乡镇的财政负担直接相关。近年来,农村税费改革在减轻农民负担的同时,一定程度上加重了乡村两级债务负担。目前,大多数乡镇都存在数额不等的负债现象,有的乡镇负债高达上百万元。如此大小不一的资金缺口,不仅给乡镇工作的开展带来一定的影响,也加重了乡镇领导干部的心理负荷。访谈中,有乡镇书记谈到,最揪心的事就是过年了乡镇却拿不出钱来发工资。除了工作压力,乡镇领导干部的紧张焦虑还源自于职业角色与家庭角色的冲突。调查发现,大多乡镇领导干部的家人不住在其工作的乡镇,有的一周在家用晚餐的时间只有一两次,也有的甚至连一次都不能保证。由于他们整天忙于工作筹划与关系协调,难于顾及夫妻感情与亲子之情,忽略了对孩子的教育、对父母的孝敬,并因此深感不安与愧疚。调查还显示,乡镇领导干部的焦虑心理与他们对自身前途命运的忧虑也有一定的关系。

  二是不同程度的心理失衡。

  仕途的坎坷,升降奖惩的荣辱,是每一位乡镇领导干部无法回避的问题。在领导实践中,有的乡镇干部习惯于逆向的社会比较,即在利益分配或职务晋升时,往往与利大于己的人攀比;而当追究责任与处罚时,则习惯于与那些有严重过失或错误的人相比。譬如有的乡镇领导干部自认为自己能力强,贡献大,付出多,但回报少,社会承认度低,心理的天平难免失重。加之农业税改革之后,乡镇领导干部的角色发生了转变。催粮催款在以往是乡镇干部很重要的工作任务,这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公共权力”;现如今乡镇干部的角色由“催征员”变为“服务员”,乡镇干部的权力被削弱,导致工作手段相对弱化。对此,一些乡镇领导干部在历时态社会比较中产生了较大的心理落差。与此同时,近年来,江苏的不少乡镇撤并,由此带来利益关系的调整与重组,使一些利益相对受损的乡镇领导干部因此感到心理不平衡,有的还滋生了消极不满情绪。加上舆论导向不力,社会上对乡镇领导干部存有一定的偏见,甚至将其人格形象“妖魔化”,也使乡镇干部倍受委屈,不同程度上强化了其心理失衡。调查还显示,由于苏南、苏中与苏北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存在一定的差异,不同地区乡镇领导干部的工作环境、工作对象及福利待遇等也存在较大的差距,因此,经济相对欠发达地区,乡镇领导干部的心理失衡较为显著。
 [1] [2] [3] 下一页
稿源: 人民网理论频道  编辑: 安华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