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理论 > 干部论坛 正文
“打黑”公安部长罗瑞卿
内蒙古新闻网   09-11-30 20:12 打印本页】 【关闭
 
 

  11月2日,北京,初雪映日,在安慧北里一个僻静的军队家属院,站在记者面前的罗箭少将儒雅温和。

  罗箭,共和国第一任公安部长罗瑞卿的长子,解放军总装备部后勤部原副政委。

   父亲的起起落落,让罗箭也难以置身事外。当父亲出现在他的记忆里时,他的眼神会注视着客厅的墙上:开国大将罗瑞卿的黑白照就在眼前。

  罗瑞卿上任目标:“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1949年4月,时任华北军区政治部主任兼第19兵团政委、太原前线总前委第一副书记的罗瑞卿与周士第一起,参与指挥部队解放了太原。5月中旬,部队正准备挥师远征时,毛泽东致电罗瑞卿“请来中央一叙”。

  到北平后,周恩来找罗瑞卿谈话,“快要建国了,毛主席点的将,让你出任公安部长”。罗箭说,“我父亲说还是想跟着部队打仗”。罗瑞卿建议由中央社会部部长李克农出任公安部长。

   周恩来说“李克农有李克农的事。”并告诉他,此事中央已经决定,“今晚毛主席还要接见你,你就不要再提上前线的事了。”

  当晚,毛泽东在香山别墅见到罗瑞卿就说:“听说你不愿意干公安部长,还要去打仗?现在要建立新的国家政权了,我们都不干,都去打仗,能行吗?”于是罗瑞卿走马上任,成为新中国第一任公安部部长。

  在罗箭的记忆里,父亲刚上任的公安部,从组建公安部队开始就非常忙碌。然而,罗瑞卿面临的是现代人难以想象的复杂社会局面。

  “解放就是让人民群众当家作主,但是很多人受到一些反动势力的影响还是不敢讲真话,所以当时展开了清匪反霸的行动,接下来就是清理妓院,禁毒戒毒,这几个重拳打出之后,北京的秩序好了很多。”

   罗箭说,那个时候不叫“打黑”,而是打击“恶霸”。公安部提出了治安的目标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当年打击这些丑恶的社会现象主要是因为国民党的遗留人员造成的,而那些恶霸等原本都是国民党反动政府的爪牙,所以必须全力打击。”

  罗瑞卿同时兼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为了“打恶”,先是让“反动党团骨干”限期登记,不自首的重点打击;接着是严厉打击城市盗匪。与此同时,罗瑞卿还指示从严打击流氓阿飞活动。

  “刚建国的时候,在北京的四郊有‘东霸天’、‘西霸天’、‘南霸天’、‘北霸天’,还有‘四亭’、‘十二爷’等等。他们的势力少的霸一个村,多的霸十多个村。强占田地、钱财、妇女,敲诈勒索、杀人强奸无恶不作。另外,天桥一带的治安也特别混乱,那里住的都是最穷苦的老百姓,有三轮车夫、苦力等各种各样的人。在那里摆个小摊都得交保护费,若是不懂规矩过了地界,轻则挨打,重则丢命。所以人民群众要讨还血债,要求政府为他们申冤报仇。”

  “另外就是禁毒,我父亲对发现和破获重大毒品案件都亲自查,他指示对贩毒、售毒、制毒、运毒的大犯、惯犯及开烟馆的大业主、大窝主要坚决打击”。

  “决不允许娼妓遍地,黑道横行!”

   北京的妓院在明清时就已经有了规模,集中在八大胡同。1917年,北京注册妓院达391家,妓女3500人,私娼估计不下7000人。日占时期,北京平均每250名妇女中,就有1人是妓女。

  毛泽东对罗瑞卿说:“新中国决不允许娼妓遍地,黑道横行!”

  “我父亲指挥公安局统一行动。”一场结束二千多年恶俗的封闭妓院大战就此开启。

  1949年11月21日下午5时,罗瑞卿向封闭妓院行动组发出了“立即行动”的命令。罗瑞卿向行动组成员强调六条执行纪律,包括不得与妓女调笑或受其勾引,不得有讽刺、看不起的态度;不得接受任何贿赂或任何款待等。

   “我父亲用打仗的办法来指挥行动的。首先是包围,先派人在妓院周围形成包围圈,由便衣和民警实施戒严,不许有其他人员走动,防止坏人破坏。然后,把老板、嫖客和妓女集中在院子里或大屋子里,宣布立即封闭妓院的命令。之后,把妓院里的一些帮工和伙计、茶房、女佣也集中起来,登记在册,实行遣散回去的政策。对于嫖客,经过检查身份和登记,教育后也当场释放。”

  1949年11月22日凌晨,北京市一夜之间关闭了全市224家妓院,集中拘留了400多名老板,收容了1268名妓女。“解救出来的妓女,政府给他们检查身体、治病。组织学习生产技术,让他们掌握谋生之道,很多人都去了纺织厂工作。”罗箭说。

  首倡“人民警察”

  人民警察(简称“民警”)的称呼,其实是罗瑞卿最早提出的。“当时是他向毛主席建议的名字,这也是为了和旧社会的警察有所区别。”罗箭说。

   有一天,罗瑞卿从公安部大楼步行到南池子缎库后巷甲1号的住处。这时发现一个警察在维持交通秩序时态度粗暴。“一个小贩推着车占道卖菜妨碍交通了。警察态度不太好,就和小贩争吵起来了。后来,警察将小贩的推车掀翻了”。

  “我父亲就过去教育批评他。警察说你是谁,你管得着么。秘书就告诉他这是公安部的罗部长,警察吓坏了,说以后一定认真改正执法态度。”

   罗瑞卿说,“现在是新社会了,应该做人民警察。”

  “包括执法之前先敬礼,都是从那个时候传下来的。”罗箭说。

   罗瑞卿认为,要建设一支忠于党忠于人民的公安队伍,必须从基层抓起。1957年至1958年,他曾深入北京、上海、武汉、重庆、南宁、杭州等城市的十几个派出所检查工作。

  1957年4月10日下午,罗瑞卿来到重庆市曾家岩派出所。派出所驻地是一座两层楼的二楼。走到楼梯口,见迎面挂了一块牌子,上写:非本所公安人员,不得上楼。

  罗瑞卿问:“我能不能上楼?”

   陪同的干警尴尬地连说“能,能。”

  上楼后,罗瑞卿对派出所的干警们说:“你们楼下是街道办事处,如果他们也挂一个牌子:‘非本处工作人员,不得下楼’,那你们怎么办?这种牌子对坏人不起作用,对好人则印象不好。”
 [1] [2] 下一页
稿源: 新华网  编辑: 安华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