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理论 > 百家争鸣 正文
重视解决思想方法问题
内蒙古新闻网   09-12-25 16:50 打印本页】 【关闭
 
 

  毛泽东说:“在人们的思想方面,实事求是和主观主义是对立的。”思想方法不同,对理论的理解不同,对形势和任务的认识不同,解决问题的思路和办法不同,实践的结果当然也就不同。因此,思想方法是否正确,对于我们事业的兴衰成败,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重视思想方法,是毛泽东为我们开创的一个好传统。在中国革命的各个历史时期,毛泽东都把解决思想方法问题放在十分突出地位。他在这方面的著作之多,内容之丰富和系统,表达形式之简明生动和富有特色,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是空前的。可以说,毛泽东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从方法论角度作了淋漓尽致的发挥,形成了具有中国共产党人特色的完备的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的科学体系。这是毛泽东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们党的极为宝贵的精神财富,我们应当十分珍惜,认真学习,自觉运用,使之成为我们手中锐利的思想武器。

  在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我们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形成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每前进一步,都得益于思想方法问题的科学解决,或者说,都是以解决思想方法问题为先导并贯穿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的全过程。这个经验,值得我们很好地加以总结,并在今后的实践中长期加以坚持。

  “文革”结束不久,在总结新中国成立以来历史经验的时候,邓小平说:“现在我们的干部中很多人不懂哲学,很需要从思想方法、工作方法上提高一步”。1985年他在同外宾的一次谈话中说:“中国搞社会主义走了相当曲折的道路。二十年的历史教训告诉我们一条最重要的原则:搞社会主义一定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也就是毛泽东同志概括的实事求是,或者说一切从实际出发。”可以说这是对我国社会主义历史经验的一个带有根本性质的总结。正是有鉴于此,邓小平总是把解决思想方法问题作为解放思想、统一思想、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途径而贯穿于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全过程。他领导我们破除“两个凡是”的思想禁锢,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破除僵化的社会主义模式观念,坚持走自己的道路;破除超阶段的“左”的观念,坚持一切从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实际出发;破除抽象谈论姓“社”姓“资”的思维定式,坚持“三个有利于”的判断标准;破除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的倾向,坚持根据现在的情况认识、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上的这一系列“破除”和“坚持”,概括起来,就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这八个大字,紧紧围绕“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个根本问题,使我们端正了建设社会主义的思想路线,使我们对“什么是社会主义”的认识提高到新的科学水平,使我们开创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形成和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使社会主义在中国焕发出蓬勃的生机与活力。

  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强调它“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精髓”。所谓精髓,就是它贯穿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各个方面,又贯穿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全过程。在这个基础上,江泽民同志特别强调:第一,与时俱进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品质,“决不能停留在对马克思主义的某些原则、某些本本的教条式理解上,或者停留在对社会主义的一些不科学的甚至扭曲的认识上,或者停留在那些超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不正确思想上,而必须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方法论去分析和解决问题,使思想适应发展变化的新形势。”第二,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也是一个政党永葆生机的源泉。要以理论创新为基础,大力推进体制创新、科技创新和各项工作创新,把改革创新精神贯穿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党的建设的各个方面。第三,按照“三个代表”的要求全面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这是党建指导思想的重大历史转变,集中体现了人类社会发展中先进生产力的决定性作用、先进文化的导向性作用和人民群众的主体性作用,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方法论在党的建设上的创造性运用。这一系列论述,从思想方法的高度进一步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创造性回答了“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的问题,丰富和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不断推进实践创新和理论创新,强调“解放思想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大法宝”,要“勇于变革、勇于创新,永不僵化、永不停滞”。胡锦涛同志深刻总结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经验,指出:“《共产党宣言》发表以来近一百六十年的实践证明,马克思主义只有与本国国情相结合、与时代发展同进步、与人民群众共命运,才能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创造力、感召力。”这是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理论概括,既是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经验的一个科学总结,也是对我们党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的丰富和发展,为我们科学对待马克思主义进一步指明了方向。它告诉我们,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既要立足国情,又要放眼世界;既要坚持已有成果,又要与时俱进;既要为了群众、依靠群众,又要宣传群众、武装群众。这是我们全部历史经验中最基本的经验,也是科学对待马克思主义必须坚持的基本原则。胡锦涛同志深刻总结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历史经验,作出“十个结合”的科学概括。他说:这些经验“闪耀着马克思主义的真理光芒,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胜利。”这些经验告诉我们,在中国这样一个原来经济文化落后的十几亿人口的大国建设社会主义,“必须善于从千头万绪、纷繁复杂的事物和事物的普遍联系中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同时又必须善于统筹协调、把握平衡,在事物的普遍发展中形成有利于突破主要矛盾和矛盾主要方面的合力,不断提高驾驭复杂局面、解决复杂问题能力,不断推动经济社会向前发展”。胡锦涛同志深刻总结国际国内发展的经验教训,提出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的科学发展观,集中体现了发展问题上的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体现了以人为本的唯物史观和统筹兼顾的辩证法。这一系列论述,从思想方法的高度进一步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的问题,创造性地回答了“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的问题,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学习和掌握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最根本的是要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既是世界观,又是方法论,是认识事物的方法、评价事物的方法、改造事物的方法,因而也就是我们的工作方法、领导方法,概括起来,就是思想方法。毛泽东说:“世界本来是发展的物质世界,这是世界观;拿了这样的世界观转过来去看世界,去研究世界上的问题,去指导革命,去做工作,去从事生产,去指挥作战,去议论人家长短,这就是方法论,此外并没有什么单独的方法论。”对于党员、干部来说,各门具体科学当然都是需要学习的,但是,哲学是更加需要学习的,因为它是普遍管用的东西,根本管用的东西,长期管用的东西。学好哲学,终身受益——这是许多同志的体会。我们不能把学习理解为只是知识的学习,甚至只是某种技能的学习,而要十分重视“管总”的学习。哲学的学习,使我们在世界观、方法论上不断得到提高。只有思想方法的科学化,才能有科学的认识、科学的决策、科学的实践,才能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才能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越走越宽广,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越来越丰富,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越来越兴旺发达。(杨春贵)

稿源: 新华网  编辑: 安华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