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理论 > 草原文化研究 正文
崇尚自然 践行开放 恪守信义
内蒙古新闻网   10-03-29 16:18 打印本页】 【关闭
 
 

崇尚自然  践行开放  恪守信义   

——论草原文化的核心理念

  内蒙古社会科学院草原文化研究课题组

  近几年来,草原文化研究在我国学术界异军突起,取得了一系列具有突破性、开创性的研究成果,产生了重要而广泛的影响。随着研究的深入,十分需要进一步挖掘和阐述草原文化丰富而深刻的内涵,建构草原文化的观念与范畴体系。提出和探讨草原文化核心理念就是这种有益的探索,就是草原文化研究深化的标志之一。草原文化的核心理念是草原文化的核心观念在价值取向上的集中体现,是对草原文化的基本内容、基本精神和价值取向的本质概括,是草原文化形成、发展及对外扩大影响的内在动力。草原文化核心理念作为一种认识形态,是草原民族对自然、社会及其发展基本态度的集中体现,是民族性与区域性认同的统一、历史与现实认同的统一,在草原文化体系中居于统领的地位,体现了草原文化地域、民族和时代的特色。草原文化在长期积淀中,孕育出许多富有生命力的观念和思想,诸如开拓进取、包容并蓄、自由开放、崇信重义、英雄乐观、天人相谐等,形成独具特色的草原文化观念体系。最近,自治区党委宣传部部长乌兰在我区第五届草原文化研讨会暨第三届红山文化国际高峰论坛的讲话中,提出并阐述了草原文化的核心理念,把草原文化核心理念概括为“崇尚自然、践行开放、恪守信义”这样三句话。这是草原文化研究取得的又一个新的成果。对此,我们应当做深入的研究。

  一、崇尚自然  

  人与自然的关系对于人类来说与生俱来,恒久永在。认识人与自然关系是人们认识的起点,也是永恒的认识主题。我国北方草原生态环境相对脆弱,传统的猎、牧生产对于自然环境有更大的依赖性。生存、发展的实践,让草原民族形成了依恋、爱护、珍视自然的情感和思想,从万物有灵的信仰,从朴素的生态意识,到自觉地以习惯法、成文法和行政制度的约定,实现对于人与自然关系的有效调节,求得人与自然共存共生、和谐两旺。我们可以把草原民族长期蓄积、为世代人们所信奉的这一生态理念称之为崇尚自然。崇尚自然,就是草原民族敬畏自然、珍爱生命、与自然和谐共生观念以及由此衍生的人与社会、人与人和谐相处思想的概括,体现了草原民族与自然环境的息息相通、和谐共荣的密切联系。这一理念主要包括:对大自然敬畏崇尚,尊重生命的生态意识;与大自然友好相处,和谐共生的亲情意识;对大自然知恩图报,适度索取的节制意识;对大自然爱护有加,担当责任的自律意识等,以及由此衍生的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关系的和谐意识。这是草原文化的生态魂,也是草原文化区别于其他文化的重要标志之一。

  崇尚自然,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理念,在草原文化当中早已成为全社会的价值目标和统一意志。作为文化体系的价值取向,涵盖着物质文化、制度文化、精神文化的各个层面,在几乎所有的文化要素上都留下了鲜明的印迹;作为全社会的统一意志,贯穿在历史上北方民族政权的制度、法律、道德的规范体系当中,作用于生产、生活的各个领域。

  同时,草原文化的这一核心理念同草原文化的属性和类型也是相一致的,是草原文化类型在核心理念上的体现。我们的研究表明,草原文化是一种生态类型的文化。自古至今,草原文化是在我国广袤辽阔北方草原上生成、发展起来的,它是草原民族崇尚自然,在适应草原生态环境、保护草原生态环境、与草原生态环境共生存共繁荣中的文化成果。

  二、践行开放  

  草原天高地阔,自然气候时有突变,草原民族的游牧生产逐水草,常迁徙,带有脆弱性和非自足性的特点,这些必然地促成草原民族注重互助、看重交往的开放思想;由于游牧经济的单一性,迫切需要与外界经济保持各种形式的互补交换关系,需要高度开放的经济交往,不论主动还是被动,不论互市贸易还是武力掠夺,游牧社会必须融入到当时更大规模的地区、乃至世界的经济体系当中;草原文化是历史上许多民族共同创造的,是草原上多民族长期交融的结果。曾在历史上兴盛的民族都是在逐渐强盛起来的过程中,聚集很多各有其文化传统的部落、部族,然后取代先前的统治民族。因此其文化的结构永远都具有多元性,是开放的。游牧、狩猎、战争、贸易,构成游牧民族的人生交响乐,塑就了游牧民族勇敢豪放、潇洒刚劲、粗犷淳朴的特有性格和气质,强调崇拜力量、崇拜生命和个性张扬,思维呈为明显的拓展型。草原民族之所以能够非常方便地接受异质文化、甚至融入到异质文化当中,与他们热情爽朗、开朗奔放、富有探险精神的民族性格是分不开的。草原民族上述的思想意识可以称之为践行开放。

  践行开放,是草原民族适应时代潮流、冲破旧制度、不断开拓进取思想的集中体现,它是草原民族开阔胸怀、包容态度、豪放性格和勇于突破自我的精神境界。草原民族从不自我封闭、固步不前,而是在游牧生产实践的基础上,从经济交流、与中原内地及世界沟通等方面,铸就了草原民族开放的心态、豪放的性格和进取的精神,以开放豁达的心态待人待事,尊重、善待不同的文化、宗教。从某种意义上讲,包容并蓄是开放理念的基本内核,开拓进取是开放理念的外在表现。这就是说,草原民族在践行开放理念的过程中,不仅努力接受外来文化,丰富发展自身文化,而且积极扩大自身文化影响,以此促进人类不同文化之间的交流传播,与其他文化一起共同推进人类文明的进步。完全可以说,开放理念是草原文化的观念性范畴之中最具活力、最具张力的理念。

  千百年来,草原文化的开放理念以其强大的统摄力,影响、甚至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文化整体发展的路线和方向。因为,这种开放理念激活了草原文化所有领域中的所有活性因子,使他们积极与外在文化接触,并汲取养分以丰富和发展自己;同时,这种开放理念又调动了文化整合的强大功能,使外来的文化要素与文化本体之间迅速产生一种同构关系,使之融合到文化体系当中,从而有力推进了草原文化整体的发展进步。

  三、恪守信义  

  信义是综合体现诚实厚道、讲求信誉、公平正直、慷慨仗义等品质的道德范畴,被人类共同奉为美德,尤为草原民族所推崇和恪守。恪守信义,就是草原民族以诚配天、以义为本、大道诚信思想的概括。草原天高地远,民风淳朴,草原民族历来把崇信重义当做人生最重要的心灵约定,这是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维护社会联系、和谐的承诺和人格境界,也是对人际关系、人与天地、自然关系最为深层、真挚情感的表达。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恪守信义体现了对于客观事物本质、发展规律的理解和践行。草原民族的生活是以自由、松散、简约为特征的,越是这样,人们越是守望、恪守着人生的自律、自觉,视信义超过人的生命、视诚信贵于金银财富。草原民族被誉为是最守信义的民族,践行信义也是草原民族同其他民族交往、联系、合作的重要保证,也是草原民族受到其他民族信赖和尊重的根源。

  游牧社会的生产生活方式自有其显著的特征。传统游牧社会的社会结构较为简单、成文法律相对简约,在散居的生活状态下,法律和公众监督必然出现较多的真空,社会对个体的约束,难以完全借助法律法规和公众监督来实现。于是,公共秩序的维护和社会公德的操守,便更多地诉诸民众的自觉意识。而在人与人的关系中,“信义”是衡量一个人道德品格的重要尺度,维系社会成员之间的正常融洽关系的重要力量。在某种意义上,“信义”是草原民族伦理道德体系的基石,是在草原文化的观念体系当中起着核心、引导作用的重要理念。在草原民族看来,信义是立身之本,也是治国之本。成吉思汗是一位高度重视“信义”的政治家。他认为,“忠”、“诚”、“信”是帝国的“伊合图日”——即治国之大道或执政之要件,是执政者树立威信、赢得人心、稳定社会,可以使江山万古的人格魅力所在。所以,可与诚信者“结为安答”(即盟友),“委之以大任”。政治家、执政者必须通过“践其言”来获得民众的信任和拥戴,否则将一事无成,甚至因背信弃义而失去国之根基。

  总之,崇尚自然、践行开放、恪守信义作为草原文化的核心理念,是草原文化形态特征的体现,是草原文化区别于任何其它文化之所在;是贯穿草原文化全部历史、贯穿草原文化各个层面的主线,涵盖了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是全部文化行为所遵从的根据。它不仅是草原民族的生存智慧、发展动力,而且草原民族通过实践这一核心理念,在历史上为中华民族的形成发展、中华文化的兴旺发达注入了生机活力。作为核心理念,崇尚自然、践行开放、恪守信义既是历史的范畴,也是现实的范畴。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文化的某些特质被舍弃了,或者被新的特质所取代,某些观念渐渐消失了或被新的观念所取代,而惟有这些核心理念始终与文化整体一同前行,并且不断得以丰富和发展,至今仍不失其风采和价值,继续成为文化发展、进步的精神动力。

  每一个民族或地区文化,都有自己特色鲜明的文化理念,而在这些文化理念中有些理念又是居于核心地位,在整个观念体系、乃至文化整体中起到统摄作用,决定文化形态的状貌和性质,引领整个文化体系朝着一定的方向前进的。崇尚自然、践行开放、恪守信义的理念就是在草原文化的观念体系和文化整体中发挥如此作用,并成为草原文化得以繁荣发展的精神动力和“活的灵魂”的理念。崇尚自然、践行开放、恪守信义的理念,三者既各自独立,各有其独特功能,又相互联系,成为有机整体,以其强大的统摄力,影响、甚至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文化整体发展的路线和方向。草原文化之所以成为绿色生态型文化,就是因为崇尚自然的理念化为草原人民始终不渝的自觉行动;草原文化之所以能够从传统走向现代,就是因为践行开放、开拓进取的理念使草原民族的文化实践超越时空而与历史同步;草原文化人群之所以族群、籍贯不同而有着共同的性格特征,共同构成和谐有序的人文环境,就是因为恪守信义的理念使他们拥有了彼此认同的基础。

  崇尚自然、践行开放、恪守信义,三者是相互联系的有机整体,共同构成了草原文化的核心理念,包含了草原民族在特定的自然、社会环境下生存、发展、对外交往的思想观念,有着丰富的历史的精神内涵,是草原文化形态特征的集中体现。对此,我们还要通过深入的研究,进一步发掘草原民族浓厚的历史文化积淀,以及其中蕴涵着的具有历史价值、现实意义、未来导向的精神理念。这些精神理念作为草原民族生生不息、奋勇向前的精神力量,已经深深地融入到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之中,成为中华民族核心价值体系重要构成部分。我们要积极发挥草原文化核心理念在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中的作用,把草原文化核心理念融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当中,融于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当中。     (毅松 执笔)

稿源: 内蒙古社科院草原文化课题组  编辑: 安华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