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理论 > 理论人物 正文
陈福良:社区里的科学发展“宣传员”
内蒙古新闻网   10-04-06 12:14 打印本页】 【关闭
 
 

  陈福良,男,蒙古族,1939年出生,中共党员。2001年从北重教育处退休。退休后他依然热心社区工作,并组建“夕阳红”演唱团进行演出。先后在2003年被评为自治区“功德标兵”、在2005年被评为包头市“十佳市民”、在2006年被评为“青山区优秀共产党员”、在2007年被评为自治区“优秀社区文化辅导员”、在2008年被评为自治区“优秀社区党员志愿者”等荣誉称号。

  陈福良同志所在的社区,老龄化特征明显,且空巢老人居多,虽然衣食无忧,但还是免不了精神上的苦闷和寂寞,为了排遣时间,有的老人参与了赌博、有的老人搞起了封建迷信活动,还有的聚在一起说些不利于安定团结的风凉话。陈福良看到这一现状,决定要为社区营造良好的人文环境,为老年朋友们提供丰富的精神食粮,让大家动起来,让“夕阳”真正的“红”起来。于是他自筹资金,在2002年组建了“夕阳红”演唱团,并在同年成立“夕阳红”演唱团党支部,并担任该部的党支部书记。从此,他以一个演员和一个党员的双重身份严格要求自己,带领演唱团开始了义务宣传和表演的道路。演唱团成立七年以来,已累计编排各类文艺节目100多个,其中快板作品30多个,演出400余场,观众达到了10多万人,演唱团被区内外各大媒体以专稿、专题、专访的形式报道了40余次,更是受到了上级部门和领导的重视。几年来,“夕阳红”演唱团代表青山区富强路办事处先后完成了中央庆祝自治区成立六十周年大庆代表团、中组部考察团、国家计生委考察团、人民日报社等30多次接待任务,并得到了各级领导的一致好评。

  陈福良同志带领大家组建“夕阳红”演唱团是在非常艰苦的条件下开始的,经费自己筹、排练场地自己找、乐器自己买、服装道具自己做。演唱团成立之初适逢党的十六大召开,为了能及时演出、做好宣传工作,他带着老伴和几个老朋友硬是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做成了八套大型秧歌表演道具,仅此一项就节省了近5000元的资金。虽然是自筹资金、困难很多,但七年来他一直坚持以“四个不”的原则,即:不讲条件、不计报酬、不冷落观众、不收取费用,来要求自己和演唱团。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陈福良带领他的演唱团表演了多个内容健康向上、倡导精神文明的文艺节目。其内容涉及新时期的和谐社会建设、弘扬民族大团结精神、计划生育基本国策、新农村建设等政治经济问题,以及发扬中华传统美德、构建和谐人际关系等百姓生活热点问题等许多方面。其中,《黑河激浪》、《姐妹情》歌颂了蒙、汉两族在战争年代同仇敌忾、抵御外敌的的英雄事迹,赞扬了和平年代两族人民互帮互助、亲如姐妹的民族深情;《和谐点儿》、《说人心》、《拉家常》、《一副手套》、《白眼狼》等作品,更是通过他平实生动的民间语言,为大家说透了人与人之间以诚相待、和谐相处的可贵。他的快板还说到了好多人的心里,一些有矛盾的夫妻、母子听了他的快板之后,缓和了多年的紧张关系,写信说自己现在更懂得珍惜生活、爱护家人了;有的甚至直接邀请他到自己的小区再次表演,让更多的人受到教育。老陈和他的演唱团在老有所乐的过程中,实现了更高层面的老有所为、老有所用的追求,并真正发挥了党和政府的“宣传员”的作用。

  第三批学习实践活动开展以来,“夕阳红”演唱团作为一个基层参学单位,陈福良又忙碌了起来,他积极组织广大党员、群众学习科学发展观的精神实质以及科学发展观的基本理论,让大家充分认识到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重要性。他还带领演唱团社深入到公园、广场、社区、学校、部队进行宣传,演出累计30多场,观众1000多人。除了表演《和谐点儿》、《说人心》、《黑河激浪》、《姐妹情》等经典段子之外,他还创作了新作品《坚持科学发展观》,通过这个新段子赞扬了祖国三十年的改革新貌,宣传了在当前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中经济建设、环境保护、教育改革、三农建设等领域的新发展、新变化。他的说唱以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形式使科学发展观的精神更加深入人心,使广大观众在观看文艺节目的同时也受到了发扬爱国主义、拥护民族团结、构建和谐社会等精神的感召,在不知不觉中增强了民族自尊心、自信心提升了民族责任感、使命感。与此同时,陈福良又带领他的团队出色的完成了中央学习实践活动第六巡回检查组、自治区及包头市关于学习实践活动的几次接待任务,受到了上级部门和领导的一致好评。可以说,陈福良和他的“夕阳红”演唱团以实际行动践行了科学发展观,并真正发挥好了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宣传队的作用。  

  陈福良的演唱团不仅仅是个文艺团队,更是一个献爱心、讲奉献的团队。他们经常帮助社区有困难的居民,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民乐队的老唐身患残疾、夫妻离异,儿子在国外读书,只有一人孤苦度日,陈福良就带领他的队员们承担起了照顾他的责任。现在老唐病情加重住进了养老院,大家还是经常去看望他,并把新排好的节目表演给他看,从生活和精神上给与老唐无微不至的关怀,演唱团的同志甚至还主动做了老唐的监护人。老唐感动地说:“没有演唱团,我早就没命了,夕阳红演唱团的同志们比我的亲人还要亲”。

  如今,陈福良以七十岁的高龄,仍然不辍地进行着耕耘和创作,带领他的演唱团活跃在社区工作、扶老助困、义务宣传的第一线,并用自己持之以恒的精神和高度的责任感继续履行着一个普通老党员的职责、实践着一个社区科学发展“宣传员”的重任。

稿源: 内蒙古党委宣传部理论处  编辑: 安华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