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理论 > 百家争鸣 正文
关于城市主题化建设理论的几个基本问题
内蒙古新闻网   10-07-15 16:48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城市主题化建设理论的几个基本问题——兼与付宝华先生商榷

李允光

  21世纪初,由北京国际城市设计研究院院长付宝华率先提出了“主题城市”、“城市主题文化”等新理念,并逐步探索出一种“以城市主题文化为统领规划、设计、建设、经营城市”的新型城市发展模式理论(主要散见于付宝华发表的一系列理论论丛)与操作范式(即北京国际城市设计研究院的现行主题城市研究设计体系)。个人以为,“主题城市”、“城市主题文化”等新理念的提出,特别是“城市主题化”(或“主题城市”)建设理论与实践的新探索,对于解决多年来国内城市趋同化发展的危机无疑是一记良方,对于未来世界城市的发展也可能带来一场模式创新性变革。正因为如此,短短几年间,就受到了国内国际城市学家、城市规划师、建筑大师、城市政府首长以及媒体的好评与关注。坦率地说,本人正是在“城市主题文化”新理念的启发与牵动下,多年来持续关注“城市主题化”建设理论钻研与当地实践探索的一名理论工作者。但是,认真考察付宝华先生的城市主题化建设理论,冷静反思城市发展的战略问题可以看出,关于城市主题化建设理论还有许多基本理论问题有待于进一步解决。  

  一、关于城市文化与城市主题文化

  为了把“城市主题文化”这个新概念说清楚,付宝华先生曾以《文化、城市文化、城市主题文化》为题专门发表文章。然而,认真研读这篇大作却遗憾地发现,原本简单的概念和清晰的关系反倒让他搞“糊涂”了。

  付先生对“城市文化”的定义与解释是:“就城市文化一词而言,城市文化是针对城市全部管理活动的一种文化概念。城市文化,就其内涵和外延来讲,不完全等同于其他文化,城市文化是具有管理和规范城市活动行为的一种文化。他强调的是城市管理和规范的手段和行为尺度,通过科学的手段来管理城市和建设城市。……城市文化是一种综合管理城市的学科,是城市组织体系的基本架构和行动方略指导系统。城市文化的构成要素有城市精神文化、物质文化、建筑文化、自然文化、管理文化、制度文化、行为文化等内容。”

  ——付宝华《文化、城市文化、城市主题文化三个不同的概念》——http://www.citysuc.com/

  这里有三个简单的逻辑问题:其一、城市文化狭义化;其二、狭义城市文化概念内涵扩大化;其三:“逻辑父子”并列化。

  第一、城市文化本来是一个很简单的概念,其基本定义可以简单概括为“城市精神文化与物质文化的总称”。而城市管理文化仅仅是城市文化中一个特殊方面的组成部分。把“城市文化”直接解释为“城市管理文化”的内涵明显是“狭义化”。

  第二、既然在付先生的头脑中“城市文化=城市管理文化”,那么,它的“构成要素”就不可能像他阐述的那样“包罗万象”。

  第三、把“精神文化、物质文化”与“建筑文化、自然文化、管理文化、制度文化、行为文化”并列起来显然是“逻辑父子并列化”。

  而付先生对“城市主题文化”的解释更是“云山雾罩”:“何为城市主题文化?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都有文化的主题性。城市的文化主题性是指能够反映城市精神、城市特质的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市民品行、人格追求、伦理情趣、建筑形态、经济环境特质资源的文化特征。是城市发展的主题风格、主题气质的基本特征,具有不同于别的城市文化心理和文化结构,能够反映特定城市的城市精神,具有超越时代的内容和精神,于城市存亡其始终。文化的主题性是经过一定的积淀而形成的,具有相对的稳定性,但它同时又在城市的发展过程中不断的发展和创新。在城市发展中具有连续性、继承性和创新性。

  从城市主题文化价值理性意义上讲,城市主题文化就是一种具有城市核心价值和灵魂价值的文化形态。它由城市文化中最具代表性、最具核心性、最具特色性的文化要素所组成,构成城市的母体语言,文化语境,生命体系和原创精神,它凝结着城市的品质、气质、精神、智慧、思想、信念、信仰,它以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方式为城市提供具有导向性、方向性的主题文化资源、策略、功能、价值,促进城市始终如一的沿着城市主题文化的发展轨迹和历史坐标前进。从而确保城市生命的独立性、主动性、自觉性;从而确保城市文化在世界文化谱系中鲜明的纹络和脉系;确保城市文化在世界文化图表中准确的标位,使城市以卓然自立的姿态呈现在世界面前,形成一个独一无二的城市品格和灵魂。

  城市主题文化是一个系统工程,他以城市特质为主体,以主题文化空间布局为特征,构成聚集主题文化经济效益,主题文化文化效益,主题文化形象效益,主题文化品牌效益的地域空间系统。”

  ——同上

  这里有四个非严谨的学术问题:其一、“概念偷换”;其二、“玄乎化”;其三、“跑偏化”;其四、“逻辑自相矛盾”。

  第一、“城市主题文化”——“城市文化的主题性”。仅从汉语语言的基本规范上看,“城市主题文化”也不可能完全等同于“城市文化的主题性”。所以,说“城市主题文化”开门见山就说“城市文化的主题性”明显是“概念偷换”。

  第二、“以己之昏昏,使人之昭昭”。“城市主题文化”的基本概念还没有交代清楚,怎么来谈它那神乎其神的“价值理性意义”——“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第三、“城市主题文化”=“系统工程”。老祖宗留给我们的“母体语言”告诉我们,“城市主题文化”的核心词是“文化”,而“文化”本身不可能等同于“系统工程”。所以,“城市主题文化是一个系统工程”显然是一种“低级病句”(而这样的低级病句居然可以在“新浪网”上招摇过市、开国际玩笑)。

  第四、既然“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都有文化的主题性”,这种文化的主题性又“是城市发展的主题风格、主题气质的基本特征”,那么,付先生又何以“大叫”城市特色危机,又何以要“大做”主题化建设的理论与实践呢!其实,我们的城市特色危机恰恰说明,我们的很多城市并没有城市文化的主题性,没有凸显“主题风格、主题气质的基本特征”。

  虽然“城市主题文化”概念是由付先生首先提出的,虽然这个新概念有重大学术价值,但是并意味着这个概念属于付的“专断领域”,也不能因此而不遵从汉语语言的基本规范随意阐述这个概念。

  其实,综合考察研究付先生的主题城市建设理论,本着简约明了的科学原则,个人以为可以对“城市主题文化”概念作如下定义:所谓城市主题文化,指植根于城市自然历史文化土壤,并被城市主体(以城市决策者为代表)发掘、提炼、确立为城市个性化、特色化建设发展主攻方向的城市文化。其目标就是建设各具特色(付的理想)的主题城市。而主题城市的建设过程确实是“一个系统工程”。当城市主题文化建设比较丰满、主题特色比较突出、城市品位和综合竞争力大幅提升的时候,“城市主题文化”就可能成为“一种具有城市核心价值和灵魂价值的文化形态……使城市以卓然自立的姿态呈现在世界面前,形成一个独一无二的城市品格和灵魂。”

 [1] [2] [3] 下一页
稿源: 东北网  编辑: 安华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