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理论 > 学术观点 正文
顶层设计改革实现“中国梦”
内蒙古新闻网   13-03-19 17:28 打印本页】 【关闭
 
 

  深化政府行政体制改革,要从以下四个方面进行:一要“放权”,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向下放权;二要“分权”,确保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三要“限权”,要依宪治国,确保国家机关按照法定权限和程序行使权力;四要防止“越权”和“侵权”,通过制度建设让权力在“笼子中”运行,防止政府对公民合法权益的侵权,确保依法行政。

  改革催生中国梦,中国梦就是改革梦。“未来中国转型的关键在改革,而改革的关键又在于能否进行顶层设计。”辜胜阻如是说。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要始终把改革创新精神贯彻到治国理政各个环节,强调在新的发展时期要“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前不久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部署2013年经济工作任务时提出,“要深入研究全面深化体制改革的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明确提出改革总体方案、路线图、时间表。”

  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即将召开之际,专访全国人大代表、民建中央副主席、经济学家辜胜阻。辜胜阻表示,做好改革的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需要成立由中央主要领导直接负责的权威的、独立的、超越部门的中央改革领导协调机构,对改革进行统筹规划,以强力推动改革。

  深化体制改革的顶层设计

  辜胜阻表示,做好改革的顶层设计需要采取“高屋建瓴、从长计议、深谋远虑、系统设计”的原则,实现四个破除。

  首先,要破除推动主体的“部门化”。辜胜阻说,改革是对既得利益的调整,要防止让既得利益者设计改革和推进改革,防止部门利益对改革的锁定,防止“上面放,下面望,中间一个顶门杠”的改革“中梗阻”和“上面很好,下面好狠”的“末梢炎”。过去我国改革主要采用自下而上、局部试点的方式,成功后再大范围推广。这种方式成本小、风险高,避免了社会的震荡。安徽省凤阳县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和深圳特区的成立是这种方法的典范。“但是随着改革既得利益群体的出现,改革基层化和局部化问题严重,上下难以协调一致。只有采取‘高屋建瓴’的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形成强有力的顶层设计,自上而下进行改革,才能把握好改革的。”辜胜阻指出。

  其次,要破除改革设计的“碎片化”。要有长远的战略眼光,谋划长远之道。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更不能“病急乱投医”。当前我国改革内涵已扩展到包括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多个方面,涉及中央和地方利益的重新分配,涉及当前和未来的利益权衡。因此当前改革需要从长计议。

  再次,要破除改革方法的“短视化”。顶层设计不能针对表层问题“下药”,而应该针对深层次的矛盾“对症下药”,要治标更要治本。有站高、看远、想深和做实的态度。

  最后,要破除改革目标的“应急化”。防止改革停留在局部的“小修小补”,以致出现“按下葫芦浮起瓢”、“拆东墙补西墙”,许多老问题久改不革、新问题层出不穷的局面。改革是系统工程,牵一发动全身,要系统设计,要明确改革最终目标、子系统或子目标及其先后顺序,注重各个环节的互动和连接,在理想与现实之间绘制一张精确可控的“蓝图”。

  推进重点领域的六项改革

  “未来中国要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深化改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需要着重推进重点领域的六项改革。”辜胜阻说。

  加快垄断行业改革,促进公平竞争,完善市场经济体制。是市场的灵魂,垄断是市场的大敌。辜胜阻指出,要进一步进行市场化取向的分类改革,对公益性行业、垄断性行业和竞争性行业三种类型国企进行不同的公司治理建设,构建不同类型的公司治理评价指标体系。对垄断行业要尽可能引入竞争机制,通过竞争性领域放开市场、资本多元化改造、可竞争性环节分离等措施,在竞争中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

  加快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处理国家、企业、居民三者利益关系。收入分配体制改革的基本理念应是民富优先。辜胜阻表示,在处理国家、企业、居民三者利益关系上,要民富优先,提高居民收入在整个国民收入中的比重。十八大报告重申了“十二五”规划纲中的“两个同步”和“两个提高”的原则。

  加快金融体制改革,引导民间资本建立民间金融机构,构建与企业分布相匹配的多层次金融体系。辜胜阻形象地指出:“当前民间金融是从‘地下’野蛮成长,我们要制定和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引导民间金融步入阳光化、法制化轨道,使其走向‘地上’理性发展。”如何引导民间资本向“地上”理性发展呢?辜胜阻进一步指出,我们应鼓励和支持民间资本建立社区中小银行,让草根金融支持草根创新和草根经济;完善以“天使投资―风险投资―股权投资”为核心的投融资体系,为富裕民间资本提供良好的投资渠道;加快民间金融信用体系建设,改善民间金融的信用环境。

  深化城镇化配套改革,推进新型城镇化,保障城镇化可持续健康发展。“新型城镇化是以人为重心的城镇化。推进新型城镇化,关键在于深化配套制度改革,这涉及到户籍制度、土地制度、财税体制、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制度等诸多方面的改革。”辜胜阻说。

  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构建完善的扶持小微企业、支持创新型国家建设和推进公共服务均等化的财税政策体系。辜胜阻表示,当前财税体制改革要在加快推进分税制改革、推动各级政府财力和事权相匹配的基础上,注重加大扶持小微企业、民间投资、创新型国家建设、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体系等方面的财税政策支持。要借鉴农业发展政策经验,将扶持三农的某些政策“移植”到中小企业方面,对其“少取多予”。要完善以公共服务均等化为导向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强化输入地政府属地管理责任,努力实现城镇基本公共服务依据居住证按常住人口全覆盖。

  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最重要的是政府行政体制改革。推进政府行政体制改革,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中的基础性作用。确保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辜胜阻认为,深化政府行政体制改革,要从以下四个方面进行:一要“放权”,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向下放权;二要“分权”,确保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三要“限权”,要依宪治国,确保国家机关按照法定权限和程序行使权力;四要防止“越权”和“侵权”,通过制度建设让权力在“笼子中”运行,防止政府对公民合法权益的侵权,确保依法行政。

稿源: 人民网  编辑: 安华祎